秋風落葉

關於部落格
  • 30599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版訊息】《站住!舉起手來!》清旋@喵喵屋

  夢想莊園是目前市場上一款新型遊戲,可以種地可以煉藥可以做料理,還可以PK打怪,更有爆笑的智能NPC。

  這樣有趣的遊戲裏,聚集了有愛的一群人。

  甯素素,唐白,陳浩,蘇小末,血戰眾人在唐白的BT莊園裏做出更多BT的事情。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97027

[試閱]夢想莊園

  週六上午正是補眠的好時候,尤其是對打了通宵麻將的唐白來說。

  此時,他趴睡在白色的大床上,亮灰的絲質被單蓋在腰部,露出厚實的肩膀,粗壯的胳膊,結實的古銅色後背。

  房間佈置的簡單又不失個性。

  淺灰的壁紙,深灰的傢俱,黑色的大理石地面,白色的窗紗將爬到半天高的太陽擋在外面。

  「藍臉的竇爾墩盜御馬,紅臉的關公戰長沙……」

  「叮鈴鈴,叮鈴鈴。」

  手機和座機同時響起,唐白煩躁地翻個身,枕頭堵著耳朵。

  「黃臉的典韋,白臉的曹操,黑臉的張飛叫喳喳……」

  張飛的叫聲終於把唐白吵醒,手機貼在耳朵上,另一隻手去摩挲座機電話。

  「喂?」他閉著眼,含糊不清地問。

  「太陽曬屁股了,趕緊起來。」

  唐白呆了呆,把手機從耳朵上拿下來看了看,直接掛斷,打了個哈欠,對著座機電話問:「誰啊?一大早擾人清夢。」

  「……還是我。」

  唐白低咒一聲,正要再次掛斷,話筒裡響起寧素素冷冷的聲音:「你敢再掛我電話試試看?」

  唐白翻了個白眼,把電話重新放到耳朵邊,狠聲道:「靠,老子就掛!」

  關手機,話筒拿起,又一個哈欠後,他翻個身,拽過枕頭抱著,很快進入夢鄉。

  夢裡好像下起了雨,雨水居然是溫熱的,一層一層淋在臉上。

  他皺眉,伸手去擦,連手背都沾上了溫熱的水。

  「啊!」他驚叫出聲,肘關節支在床上,半坐起來,瞪著面前的大狗頭。

  看到成功被自己喚醒的唐白,一根毛興奮地叫了一聲。

  唐白驚愕的視線從一根毛身上轉到正抱著雙臂看好戲的寧素素臉上。

  「你你……」唐白這兩年添了個毛病,一激動就口吃,尤其是面對寧素素的時候。「你TM怎麼進來的?」

  寧素素也不理他,逕自去拉開窗紗,推開窗戶:「起床咯。」

  「拿來。」

  「什麼?」她奇怪地看他攤開在面前的手掌,「我不會看手相,小白白,我們都是新時代的年輕人了,不要相信封建迷信。」

  「什麼亂七八糟的,」他不耐煩地吼:「鑰匙給我!」

  不記得自己曾經給過她鑰匙啊?難道是趁他不注意偷偷配的?嗯,完全有可能。這變態女人什麼幹不出?

  以前還覺得她不過是偶爾變態,經過兩年來的接觸,他深刻認識到,變態才是寧素素的本質。

  寧素素聳肩攤手,「我還需要鑰匙嗎?」

  唐白怒了:「你這算私闖民宅,我可以報警抓你。」

  「我建議你直接打我們大隊的投訴電話。」

  唐白拿過手機,開機:「號碼給我。」

  寧素素望天:「忘了。」

  「……你要是我媳婦,我一天揍你八遍。」唐白咬牙切齒地說。

  寧素素不以為然地看著他:「等你真成了我老公再吹牛也不遲。」

  唐白坐在床上,被單遮著腰部以下,冷眼看著寧素素。

  寧素素站在床邊,一頭烏黑順滑的長髮束在腦後,白色小碎花半袖上衣,深藍色短裙,露出修長筆直的雙腿。

  他濃眉一挑,對著她淫 蕩的笑,作勢掀開被單:「你是不是想看男人的身體想瘋了?你想看就和我說嘛,不用偷偷開我家門鎖。」

  寧素素冷哼:「男人的身體我看的多了,你這副明顯激素吃多了的皮囊我沒興趣。」

  「靠,老子這都是肌肉,毛激素,」唐白彎起胳膊,顯露像小饅頭一樣鼓起來的肱二頭肌。

  「是是是,看到你我真正理解了一句話的含義。」一抹笑意從她的眼中滑過。

  「什麼?」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哼,老子這樣子也比你亂搞男女關係強。」聽她說見多了男人的身體,他很不爽。

  「看多了男人的身體和亂搞男女關係有什麼本質上的聯繫?」寧素素奇怪於唐白的理解能力。

  「不看男人的身體怎麼亂搞?」唐白反問。

  這一瞬間,寧素素對唐白的認知有了質的飛躍,這人的思維和正常人明顯不在一個起跑線上。

  片刻後,她點頭:「也是,不過我看過的男人不是被切成了幾塊,就是肚子上插著刀,在不就爛的能看到骨頭,實在是想搞也搞不起來。」

  唐白瞪著大眼,張著嘴傻住了。

  一根毛趁機跑到床上,坐在唐白身邊,對著寧素素搖尾巴伸舌頭。

  寧素素忍住找塊豆腐撞死的衝動,歎口氣,摸摸一根毛的腦袋,再拍拍唐白的肩膀:「起來吧,大家都沒吃的了。」

  唐白揮開她的手:「我這裡有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的外賣電話,你要哪個?」自從第一次見面唐白沒控制好力道把寧素素的手打腫了後,他再沒對她用過暴力手段。

  「哎!」寧素素歎息,無力地說:「趕緊換衣服上遊戲,都等著你的料理呢。」

  離開江湖外傳兩年後,遊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雖然眾多遊戲迷所期待的頭盔和遊戲倉還沒出現,但是指紋識別器和智能NPC問世了。

  玩家不再需要輸入賬號、密碼、密保卡號甚至打電話,只要把拇指放到識別器上就能登陸遊戲。

  網游指紋識別器的問世有效遏制了盜號現象。

  因為是通過指紋管理,購買識別器時需要提供身份證號,所以每個玩家只能擁有一個賬號,想重新練號,需要和他的智能NPC聯繫,把另一個號碼刪除才行。

  指紋識別器最大的好處就是解決了工作室一機多開,利用小號打金子擾亂物價,從而導致遊戲失去平衡的弊病。

  智能NPC俗稱管家,其作用除了充當客服的角色外,就是完成玩家對其建立的遊戲人物的格外要求。

  所謂額外要求,不過是讓遊戲人物多了點個性動作罷了。

  說白了也只是比以前鍵盤操作的遊戲強上了那麼一點點。

  然而,世上事往往就因為這一點點決定了其地位的高低。

  比如肯德基和德克士,比如正品和A貨,還比如夢想莊園和市面上現存的所有遊戲。

  夢想莊園是一款多種類型融合的遊戲。

  喜歡田園生活的,可以把它當成種植類遊戲來玩;喜歡PK殺人的,可以當成RPG或者CS之類的來玩;喜歡看美女的,還可以把它變成養成類遊戲。

  官方從來沒說過,該遊戲有多少種職業,多少級滿級,都有什麼任務NPC都在哪裡。

  官方發佈的說明裡就一句話:在夢想莊園裡一切皆有可能,玩成什麼樣,全看個人。

  總之,夢想莊園的宣傳口號就是:只有你們想不到,沒有我們做不到。

  另外,官網上醒目地掛了個通告:進入遊戲請三思,產生任何後果本公司概不負責。

  這樣一個遊戲在唐白看來,簡直太TM有誘惑力了。就衝著那個安民告示,他也要好好見識一下高科技下的網游,更何況血戰那三十多號人物裡有三分之二強烈要求大家一起玩,再創血戰輝煌。

  其中包括新婚不久的陳氏夫婦。

  唐白摩拳擦掌,天天刷官網,一得知指紋識別器上市,立馬下單訂購。

  他暗下決心,這次一定要以男兒身在遊戲了大展拳腳,遠離在江湖中因為女身不能泡妞的苦惱。

  識別器到了後,唐白正在下載遊戲,就接到寧素素電話,說是Ada要生了。

  Ada是寧素素鄰居家的狗,在唐白無心縱容下,被一根毛搞大了肚子。

  等著Ada生小寶寶的過程,兩個無聊的人拿一根毛的孩子打賭。

  小狗狗中公的多,就算唐白贏,反之就是寧素素贏,輸的答應贏的一個要求。

  在等待的過程中,唐白不止一次向寧素素炫耀自己的好運氣,什麼出門撿錢包啦,買彩票總是中獎不斷了,最好的一次中過幾十萬的二等獎。

  寧素素只說了一句話:警察做久了,第六感都會變強。

  此言一出,被唐白好頓恥笑。

  「寧警官,你能告訴我明天會下雨嗎?」

  「寧警官,說說看這次的體彩中獎號碼?中了大獎,咱一人一半,從此豆漿都買兩碗,喝一碗倒一碗。」

  「寧警官,您今年也二十有五了吧,第六感有沒告訴你,什麼時候能嫁出去?」

  「寧警官……」

  他的囂張只維持了三個小時。

  Ada生下了四隻小狗,一公三母。

  唐白難以置信,蹲在Ada面前將四隻小狗翻來覆去地看,直看到產後虛弱的狗媽媽衝他呲牙。

  從Ada家出來,唐白還是垂頭喪氣。

  「輸給我挺難過?」寧素素奇怪地看他,「哪次和我打賭你贏過?我以為你早習以為常了。放心吧,這次的賭約很好完成。」

  唐白仰天長歎,哎!輸就輸了吧,男子漢大丈夫關鍵是要守信用。「說吧,讓我幹什麼?」

  「等會兒再說,」寧素素邊往家走邊說,「等我一下,我拿點東西。」

  「喂,幹什麼等你,老子要回家玩遊戲。」

  「你的識別器到了?」

  「廢話!」唐白翻翻白眼,懶得看她,「我走了。」

  「等我一分鐘。」寧素素跑進家中。

  唐白抱著雙臂望天,奇怪自己為什麼這麼聽話,她讓等就等。

  冷哼一聲,正要離開,看她抱著筆記本電腦,拿著識別器走出來。

  「你你……你想幹什麼?」唐白大驚。

  寧素素揚揚手裡的東西:「到你那裡去,一起玩。」

  「不要!」唐白想都沒想立刻拒絕。

  「也行!」

  他正詫異,這次為什麼這麼好溝通,就看到寧素素向他家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兒?」

  「你家。」寧素素說,「你不用給我開門,我自己能進去。」

  唐白愣了幾秒,快走幾步追上她,認輸道:「算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