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6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大齡宮女

楔子

   死亡是什麼樣子?

    在人生的最後幾年,他總是在過多無所事事的時刻,不由自主地思考這個問題。當然,也許在吐出生命的最後一口空氣時,他的存在,就此灰飛煙滅,連思想也不複存在,那麽這般孜孜念念地思索,又有什麽用?

    什麽用?啊,不一定要有什麼用的。不斷地思來想去,也不過是因爲太閑了而已。他是一個病人,如果病人也可以是一種職業的話,那麽,在他短短的四十年生命中,他幾乎可以算是一個真正的全職病人,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那一種。

    不管一個人的人生,曾經多麼的意氣風發,多麽的風光爇鬧,在生命走到盡頭時,也就只是無言以對的沉默而已……

    等死啊……

    真是件無聊的事呢。

    不過,對于他這樣習慣于生病的人來說,肉體的疼痛或死亡的恐懼,在日複一日的等待中,也就淡了。

    生老病死、吃喝玩樂、愛恨情仇什麽的,對他來說都不是特别值得挂心的事。太過破敗的身體掐滅了他所有的爇情,總是習慣讓自己淡淡的,忍耐着所有的不舒服,他忍痛的功夫不錯,已經能做到就算痛到極緻,也不會失态地哀号哭喊,通常是靜靜地昏迷過去。

    不斷挑戰自己忍耐的極限,是他培養多年的樂趣。

    反正也沒别的事可以做,又沒時間培養别的興趣嗜好,日子也就這樣湊合了。

    他生來就是個備受父母寵愛的獨生子,優渥的家境給了他安心生病養病的環境,不至于教他因爲金錢上的匮乏,而逼得父母不得不傾家蕩産來治療他先天不足的破敗身體,甚至,不得不将他丢在孤兒院門口自生自滅……

    他曾經算過,花在他身上打小到大的醫藥費用,足夠父親多買下幾塊位于津華區的地皮,放着不動讓它自己升值,二十年下來,如今也該是賺回數十億的暴利進袋。

    那些錢哪,源源不斷地用在他這破敗的身體上,隻爲能拖着一口氣,說起來實在是一筆失敗的投資。當他必須親自打理家業、每天不得不撥出些許發呆的時間來看着理财師爲他整理出來的财務報表以及投資報告這些乏味至極的文件時,不免會感歎一下。

    願意打理家業,倒不是出自于父母意外亡故的原因。他那雙極之疼愛獨子的父母,早早就将大筆财富做了妥善的打理,也爲他尋來可靠的理财專家、會計師、律師等,組成一個利益共同體的小團隊。可以說,就算失去父母,他依然可以每天過着悠閑的生病日子,在身體狀況允許的範圍内爲所欲爲。但是他還是學會了如何理财,并适度地融入那個理财團隊,隻因爲——他得爲他唯一的獨子打算,正如在他人生的前二十二年,備受父母呵護那樣。他希望這樣對子女過度溺愛保護的行爲,可以在日後成爲金家一個奇特獨有的傳統。

    無限制的溺愛子女,到底可以将他寵得多壞?這是他一直想知道的事。

    父母對他極之愛寵,但他除了身體沒起色外,倒也沒有太大的少爺脾氣,至少,他從不以自己病痛爲借口,成天擺臉色來刺痛父母早已爲他躁碎了的心。他是一個沒有被寵壞的好兒子,他想,如果他身體能夠健康一點的話,他是願意學着去當一個飛揚跋扈惹人嫌的敗家子看看的。那一定很有趣。

    所以,當他意外有了一個兒子之後,他對兒子隻有一個期望——提供他一輩子不愁吃穿的錢,由着他吃喝玩樂,教他享受人世間的一切,讓他生下來就是爲了花錢,除此之外,不必想其它。責任、義務、光宗耀祖什麽的,都不必扛在肩上勞累自己,就純粹地當個有格調的公子哥兒,不務正業一輩子去吧!

    可惜……他的身體太差,沒能撐到親眼見到兒子如何恣意揮霍着玩樂一生;再說,由于兒子的母親那邊的家族太過複雜,有些問題始終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他花了十來年,在清醒的每一刻,都在謀畫着如何讓兒子自由快樂的成長,幸福過着纨褲的一生……

    好吧!他承認,自從有了個兒子之後,他就開始後悔當初不該憑着一時沖動,就跟孩子的媽結婚。

    孩子的媽很好……至少,在當時的那一瞬間,她讓他心動了!而且她黑道大姐頭的身分更是教他感到驚險刺激,與她交往,簡直是超禁忌、超瘋狂!那種犯忌的塊感,簡直可以說是拎着腦袋在玩命!

    以一個不知道還能活多久的病秧子而言,偶爾的瘋狂是應該被體諒的。只是,兒子生下來之後,他開始後悔,因爲他期許兒子有個無憂的纨褲人生,但因爲妻子複雜的背景,以至于兒子的将來,注定不那麽風平浪靜,有太多人想幹涉他的人生了。

    當初放縱自己狂戀一場、閃電結婚什麽的,可沒有想過子女後代這回事哪……

    如果早知道會有孩子,他就不會考慮招惹那麽一個麻煩的女子,即使她是他人生中唯一感覺到喜歡的外人。

    他有錢,但妻子的家族種種事務,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

    錢無法擺平的事,他就顯得很無力了。還好,他的妻子——啊,老是改不了口,是前妻。他的前妻是一個擁有鋼鐵意志的人,她的強悍足夠保證兒子的将來盡可能活得随心所欲。

    前妻對子女的教育方式是放牛吃草,長好長壞都無所謂,反正都是她的孩子。不似他有着長遠的規畫,并企圖引導子女往他期望的方向走去,前妻總笑他是個控制狂。可見她有多麽的不以爲然。幸而,即使對他的控制欲很有意見,卻仍然同意他的要求——不讓她娘家的事來煩兒子,讓他徹底擺脫那些亂七八糟的事!

    對前妻非常地有信心,她答應的事,就一定會做到,就算哪天她出意外死了,也會安排好一切!所以即使他是個不稱職的父親,也能安心平靜地面對死亡,不會有任何怨恨牽挂。

    而今天,此刻,他終于要永永遠遠地離開這個世界了。

    這兩年昏昏沉沉的,一日虛弱過一日,醫生曾經發出四次病危通知,卻又沒死成,硬是吊着一口氣苟延殘喘着。

    說真的,他對自己的毅力還滿佩服的,那麽虛弱那麽痛,都沒死成。每次清醒過來,看到床邊幾個特地大老遠跑來送他一程的人,都已經開始感到不好意思了。

    他有預感,這次是真的要走了。

    前妻這次也來了,他覺得很愉快。之前四次她沒有到場,是因爲她人在遙遠的第三世界忙着。這次之所以來了,肯定是因爲正好休假。

    不過,她是個從來不做白工的人。

    她是來給他送終的,那麼就不會白跑一趟!

    他對她有着無比的信心!

    「嗨,我就要走了……」他以爲自己還能有些許力氣發出輕快的聲音,好跟前妻聊聊天,打發一下時間。卻不料發出的字句破碎成氣音,若不是她特别敏銳的聽力,還真是聽不到他想表達什麽。

    「嗯,我知道。」前妻是個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人,這讓她顯得很冷酷,即使她總是笑得痞痞的,但氣質就是冷得像南極寒冰。

    「那麼,bye……」他是個優雅的公子哥,堅持在人生最後一秒,也要維持着體面。就算他已經發不出聲音,僅剩的力氣隻能做出口形。

    「bye——」

    像是知道他眼中似有若無的期待是什麽。前妻俯下頭,給了他一個吻别。

    一抹淡淡的笑意定格在他臉上,成爲他生命中最後一抹表情。

    所謂寒笑九泉,正是如此吧?

    四十歲的短暫人生,在此劃下句點。

    一切,就此結束。

    ※

    生命的盡頭,是虛無嗎?

    而虛無,就是無止境的黑暗嗎?

    他在飄蕩……

    雖然看不到自己,也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更是失去了方向感,但他知道,自己在飄蕩,朝不知名的方向直線飄去……

    他不知道這樣執着于某一個方向有什麽意義,四面八方都是烏漆抹黑的,再去區分東南西北也沒有什麽意思了,不是?

    但他不由自主。如果他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話,那麼,他就會命令自己停下來,就算已經死掉的人再也不會感覺到疲累,但一直傻傻飄着也未免太蠢?

    他想,他應該停下。但卻發現自己停不了,自己像是一抹輕煙,一邊飛着一邊正在消散……

    這讓他想起妻子……啊,不,是前妻,怞煙時的樣子。當她吐出煙圈時,初時白煙濃密,然後那煙會向上飄去,邊飄邊逸散,最後在高處化爲虛無……

    也許,他現在就是這樣的情形吧。

    他還是一直在朝某個方向飄着,或許飄了幾天?幾日?幾年?甚至幾百年、千年?天曉得!他或許還能「看」得到,然而在這無止境的黑裏,張眼閉眼毫無意義的地方,就算他有手,而且還戴了表,難不成還能擡起來看一下時間嗎?

    ……突然,他看見了!

    前方,黑暗裏出現了一抹珍珠色的微光,很黯淡,但相較于四周的黑,它的存在可比夏日豔陽了!

    他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比起知道它是什麽,更令他着急的是它正在消散!

    他想,他是厭煩極了黑色了,于是好不容易見到其它顔色,便希望它可以存在得久一點。所以他不想要它消失,他命令自己趕在那已經變成灰色的光消失前,靠近它!

    他沒有辦法讓自己加速,不過他還是趕在那灰色的光徹底消失時接近它了。在他接近的瞬間,那已經四散的灰光竟又亮了起來,重新聚合在他四周,将他包裹住!

    然後,他被一股力量狠狠吸攫住,像被猛力塞進了什麽容器裏,一時動彈不得,窒悶的痛苦感令他想大叫,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再然後,随着自己與那珍珠色光芒融合爲一體之後,腦海中開始大量浮現無數個快轉畫面,沖擊得他頭昏眼花,覺得整顆腦袋都快爆了!

    然後,他暈了!他像個被逼迫在電影院連續看了三天三夜快轉電影、眼睛無一刻得到休息的可憐觀衆那樣,暈了!

    這次,真的是,再也沒有半點意識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